娱乐教母们的中年危机

/2020-09-20/
原标题:娱乐教母们的中年危机来源丨娱乐硬糖(yuleyingtang)2018年,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的热播开启了“偶像元年”。伴随着练习生们走向台前的... ...

原标题:娱乐教母们的中年危机

来源丨娱乐硬糖(yuleyingtang)

2018年,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的热播开启了“偶像元年”。伴随着练习生们走向台前的,还有幕后的经纪公司。杜华、龙丹妮作为乐华、哇唧唧哇的女掌门,开始被大众频繁讨论。

比他们更早成为经纪人“流量”的杨天真,则在2019年登上聚焦娱乐圈幕后的真人秀《我和我的经纪人》。张雨绮也好,白宇乔欣也罢,所有明星的出镜,都抵不过经纪人杨天真一人的话题性。

此时,1973年的龙丹妮、1981年的杜华、1985年的杨天真,被戏称为“娱乐圈三大教母”。一年过去,从幕后走向台前的教母们,先后迎来了属于她们的中年危机。

被“击垮”的女魔头

杜华上节目哭了,龙丹妮做节目糊了,杨天真卸任艺人经纪了。2020年谁都不好过,三位教母也不例外。

最早做韩式练习生的乐华娱乐,是内娱首屈一指的“选秀名门”。当年吴宣仪孟美岐在《创造101》的惊艳亮相,至今都是选秀综艺的“名场面”。但2020年几档选秀综艺上,乐华娱乐的存在感忽然稀薄。

今年优爱腾三档选秀综艺中,乐华的参赛人数大幅缩水。《创3》不见乐华身影,《青你2》仅5名练习生出战,首轮便有两人出局。

以往选秀综艺中,必有乐华一个出道位。谁知《青你2》中唱跳俱优、外形高度符合韩系审美的金子涵,成团夜最终排名11位,痛失出道位。

选秀节目扎堆上马,就算是乐华,练习生资源也不足了。再加上强势经纪公司和更强势的平台之间博弈,这样的结果也不算令人意外。

练习生不够,老板来凑。心中有个明星梦的kiki杜,到芒果TV逆龄选秀节目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担任不锈钢板女团经理人。明星梦实现与否不好说,明星挨得骂倒是结结实实体验了一次。

前两期《姐姐》,杜华堪称挨骂担当。群众对杜华的打分标准颇感迷惑,节目组特意打出的“仅代表杜华女士个人成团观点”也很有挑事的小心思。杜华一时间成为“恶臭审美代言人”,骂杜华就是政治正确。

虽说华姐经营乐华这些年也没少挨骂,但《姐姐》的受众比偶像饭圈大得多。饶是有一颗强心脏的杜华,也忍不住在节目上落泪。

杜华哭了,隔壁龙总的日子也不好过。《创》系选秀从2018年做到2020年,三支限定组合的影响力呈现递减模式。

《创造101》超越选秀节目,成为社会现象,不追选秀的人也知道菊姐、杨超越等选手;《创造营2019》好歹节目播出期间声量不小,限定团R1SE也靠着粉丝不遗余力地自称“壶团”等玩梗式安利,在大众认知度上有所提升;《创造营2020》对赛制来了番大刀阔斧的改革,又在节目初期请来吴亦凡任飞行导师,玩梗“三缺艺”。但节目还是糊了,再努力也无法逆天改命。

火箭少女101成团期满,接棒的硬糖少女303影响力与师姐相去甚远。别说接过中国第一女团的旗帜,先超越隔壁The 9的血雨腥风体质再说。

华姐和龙总虽说事业不顺,但对公司的话语权尚在。昔日的“第一经纪人”杨天真,却疑似直接出局。

年初壹心娱乐内斗,杨天真地位不保的小道消息便层出不穷。6月,壹心娱乐董事会的公开信让靴子落了地。壹心娱乐从单一演艺经纪向演艺经纪、影视制作、直播经济转型,杨天真负责公司整体运营,整合三大业务板块并卸任所有艺人经纪业务。随后,杨天真开始在直播圈乘风破浪。

你说转型再造辉煌也行,说下岗再就业也行。反正心若在,梦就在,只不过是从头再来。

没有经纪人能逃过粉丝的嘴

996的社畜们在公司伏低做小赔笑脸,回到家还要面对家人的横眉冷对,问就是你没本事,凭什么别人能做到的做不到。对于教母们而言,公司就是他们的家,站出来踩教母们最狠的,往往是她们的“家人”,即艺人的粉丝们。

杜华是三教母中挨骂最多的一个。乐华有什么坏事,粉丝的第一反应就是骂杜华。有粉丝总结,杜华之所以挨骂,是因为“喜欢搞大锅饭”。

火箭少女101成团期满,孟美岐吴宣仪重新回归乐华。有消息说乐华方面有意安排两位前火箭少女,与公司旗下其他女艺人组团活动。“人气艺人又要奶糊逼啦”。谁都希望自家偶像独美,但从公司运营角度来看,华姐搞大锅饭有错吗?

乐华一直以韩国SM公司作为对标,SM老团带新团是再正常不过的操作,靠“家族爱”将粉丝从“唯饭”转变为“公司饭”,才是SM帝国一直长盛不衰的秘辛。华姐不靠人气艺人带新人,在缺乏打歌舞台等曝光机会的内娱,新人们哪还有多少出头可能。

从幕后走到台前杜华本人也没闲着,接受采访不过常规操作,5大时尚刊上了4本,战绩远超娱乐圈一般小爱豆。或许杜华也会懊恼,在访谈中讲少女时代有个成为林青霞的明星梦,本是挺好的成长故事。结果如今自己每一次亮相,都会被粉丝吐槽“吸血艺人捧红自己”。

娱乐公司老板打造个人IP不是什么新鲜事。隔壁韩国JYP公司的创始人朴振英,时不时登上打歌节目来段劲歌热舞,给自家公司拉了不少好感。然而中韩娱乐业发展进度不同,看来杜华还要给自己的艺人生涯重新规划。

杜华因为对艺人规划“无能”挨骂,靠着打造人设帮鹿晗、欧阳娜娜、张雨绮等艺人赢得娱乐翻身仗的杨天真,却因为“有能力”而被骂。

2019年下半年开始,越来越多壹心娱乐的艺人粉丝抱怨:杨天真只会打造人设,靠炒作、热搜维持艺人讨论度。但旗下大部分艺人缺乏作品,如朱亚文、白宇等演员长期处于抠脚状态。

而舆论口的收紧,观众的口味变化,也让营销炒作的价值有所缩水。艺人本身也意识到“人设不稳,作品保值”,仅一年内,陈数、张雨绮、张艺兴、乔欣、欧阳娜娜等头部艺人相继离开壹心。

这与壹心娱乐长期业务单一有直接关系。在正式转型前,壹心娱乐仅有艺人经纪板块,能够为艺人争取到的多为各类综艺资源,缺乏影视自制能力。但作为艺人经纪,杨天真的工作就是依靠人设、舆情等为艺人扭转负面形象。从这点看,天真姐算很称职了。

别看“哇唧唧哇倒闭”喊得欢,龙丹妮却是三教母中挨骂最少的。“虽然能力也不咋样,但是个好人”“哇唧唧哇像国企,适合养老”。确实,支持艺人读书、给艺人上五险一金的娱乐公司不多见,哇唧唧哇堪称清流。

历史进程中的经纪人

想做大明星的杜华,立志成为最好主持人的龙丹妮,还有曾心怀制片人梦想的杨天真,在人到中年之际,或向前一步直面大众,或退后一步再回幕后,都走到了事业的分水岭。

杜华一直面临着内忧与外患。内忧是因为外界对她个人的不满,导致运营理念屡遭质疑,甚至因粉丝反对情绪过于激烈而无法推进项目;外患则源自内娱的特殊娱乐生态,乐华主打唱跳艺人组合,但没有舞台供艺人充分展示。

虽说录制《姐姐》前期,杜华是挨骂担当。但随着节目录制进入后期,华姐也迎来了翻盘:她不看好的丁当,因一系列不当操作口碑大跌,且被发现Solo歌手真的不适合成团;她看好的金晨、蓝盈莹、黄圣依等,则一直走到了比赛后半程,口碑也大幅提升。

现场观众的投票结果也表明,越是炸裂的舞曲越能拿到高分,不是华华子对白幼美的唱跳歌手有执念,而是群众别管多大年龄什么性别,就吃这一套。“仅代表杜华女士个人成团观点”实际上就是大众审美,怒骂杜华的群众们表示欠华华子一个道歉。

缺乏打歌舞台的外患,杜华则拉上了业内其他公司,搞起了《宇宙打歌中心》节目,万一这次成了呢?靠着《姐姐》口碑逆转的杜华,未来出现在台前的机会只多不少,明星梦实现了一半。

杨天真自废武功后,转型做起了女主播,大码女装直播风生水起,销售数字还蛮好看。

除了卖货,天真姐也专注于“卖自己”。切胃上热搜、劈叉上热搜、狼性工作思维上热搜,杨天真上热搜的频次高到群众怀疑她是不是偷偷给自己买热搜。结果天真姐出面辟谣又上热搜。这上热搜的频次,唯有郑爽可以一战。

自从咪蒙老师转型半隐退,大众等一位新的毒舌鸡汤女王,已经等得太久。杨天真金句输出能力有目共睹,《青你2》出现短短十来分钟,就有不少观众表示“路转粉,说得太好了”。各类鸡汤公号上,天真姐语录出镜频次也很高。谁能保证杨天真不会趁此大好形势走上心灵鸡汤女主播的路线?广院出身的她,还是吃上了这碗开口饭。

电视人出身的龙丹妮还是更中意幕后。虽然《创3》糊了,但主打热血乐队的《明日之子4》小爆扳回一城。从硬糖少女303成团期规划来看,龙总是要用做节目的优势来带动成团运营,大小团综都安排上。当年火箭少女101的《横冲直撞》系列颇为出圈,好节目带动组合发展倒也不算痴人说梦。

2020年下半年各平台的剧综规划释出,《创造营2021》赫然在列,选秀节目过饱和龙总能否逆势创奇迹?从《明4》意外小爆来看,虽然《创3》糊了,但《创4》也难保再度翻身。

中年危机之后,“杜华成了大明星,天真做了知名女主播,丹妮还是首屈一指的节目制作人,她们都有光明的未来”。

编辑|厂长
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Copyright © 2002-2017 版权所有
意见反馈